□本報記者潘從武
  □本報通訊員曉建偉平
  2014年3月25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以走私、運輸毒品罪,判處兩名巴基斯坦國籍毒販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和查獲的毒品海洛因及運毒品的貨車。
  這起建國以來海關係統單起查獲海洛因最多的特大跨國毒品案,僅審理就歷時22個月。
  2011年8月2日,烏魯木齊海關所屬紅其拉甫海關和喀什海關緝私分局發現一輛巴基斯坦四國聯運廂式貨車車體前端設有夾層,藏有大量包裝物。通過對該車的監控,海關緝私警員在吐爾尕特口岸將這輛貨車截獲,查獲115包粉末狀物品,並當場抓獲哈立德·買合木德和穆罕默德·斯迪克兩名巴基斯坦國籍犯罪嫌疑人。經檢測,藏匿物品均為海洛因,共計590.96公斤(毛重)。
  近日,烏魯木齊海關向《法制日報》記者披露了此案偵破經過。
  疑雲初現
  2011年8月1日晚,位於中巴邊境的紅其拉甫口岸夜幕沉沉,沒有了白天車來人往的喧囂。一輛巴基斯坦國的入境貨車,藉著夜色悄然駛進紅其拉甫海關的集中查驗貨場。
  按照海關規定,口岸進出境的貨車都要在集中查驗貨場辦理通關手續,接受海關查驗後才能放行。
  由於中巴兩國口岸相距達300公里,且途中多為高山達阪,險路重重,使得雙方運輸車輛多年來一直是“朝發夕至”,甚至是“朝發夜至”。此時,這輛晚到的巴方貨車開進了停車場,身著灰白色長袍的巴基斯坦籍司機跳下車,鎖好車門,左右張望著離開了貨場。
  次日上午,紅其拉甫海關查驗科科長肖建學帶領關員和往常一樣,在集中查驗貨場緊張有序地驗放車輛和貨物。
  11時30分左右,在停車場內巡查的緝私科科長甫拉提找到肖建學,向他通報了剛剛發現的可疑情況:昨晚駛入貨場的巴基斯坦國貨車廂體上的油漆看上去是新刷的,並有新焊接的痕跡,而且廂體的前後部位經過敲擊發出的響聲也不一樣,似乎有問題。
  憑著多年從事查驗緝私工作的敏感和警覺,肖建學和甫拉提隨即快步走向停車場。
  停車場內,嫌疑貨車的車體上雖然沾滿長途跋涉的泥土,但是在高原耀眼的陽光下,新刷的油漆依然發著幽幽藍光。
  肖建學和甫拉提靠近車體仔細打量,只見廂體上部的側壁上還留有油漆流淌的痕跡。兩人用石塊在廂體四周敲擊,車廂前部和中後部發出的聲響明顯不一樣。兩人又蹲下身來察看車廂前端的底盤,擦去一片泥土,底盤上頓時顯現出一排新的焊接點。眼前的這一切,更加證實這輛巴方入境貨車存在的疑點和風險。
  石破天驚
  根據紅其拉甫海關和喀什海關緝私分局的安排,肖建學和甫拉提兵分兩路:由甫拉提等人暗中盯住這輛嫌疑貨車,併在口岸區域內查找貨車司機和接車人的蹤跡;肖建學則靜候在辦理通關業務的辦公室,等待貨車司機和接車人的出現。
  臨近8月2日中午下班時,兩名巴基斯坦男子走進查驗科辦公室,他們向肖建學提出辦理貨車通關手續。肖建學接過對方遞過來的單證。單證上顯示,該貨車為過境運輸車輛,裝載了279袋共計6.9噸大米,貨值1395美元,由巴方蘇斯特口岸起運,從我方紅其拉甫口岸進境,途經喀什,再由吐爾尕特口岸出境,最後運抵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市。
  面對眼前的單證,肖建學心生疑問:雖然近年來吉爾吉斯斯坦大米緊缺,但是載重量30噸的貨車只裝了不足7噸、貨值僅為1395美元的大米,還要長途運輸近1500公里,除去運費,利潤何在?
  為了不驚動這兩名不速之客,肖建學爽快地接受了他們的申報,應他們的要求,當面為二人聯繫了一傢具備辦理過境貨物資質的報關公司,並告訴他們,該公司報關員明天上午就能趕到口岸,等報關員一到就可辦理通關手續。在閑聊中,肖建學弄清了二人的身份,瘦高個的是司機,矮胖一點的是專程從喀什趕來的接車人。因瘦高個司機沒去過吐爾尕特口岸,接車人在辦完紅其拉甫口岸通關手續後,還要跟隨這輛貨車途經喀什,前往吐爾尕特口岸。
  從掌握的信息看,這輛巴方貨車的確存在重大嫌疑。肖建學和甫拉提決定再次對該車進行檢查。
  中午下班後,肖建學和甫拉提佈置好貨場周圍的防控,開始仔細對貨車進行全面檢測。兩人根據車廂的長度和寬度,估計出279袋大米堆放在車廂內的高度,然後用檢測儀對車廂的前後、上下和左右反覆檢測,最後確定在車廂前端極有可能設有30至40釐米厚的夾層,而且夾層里絕對藏有不是大米的物品。
  肖建學和甫拉提一邊向上級報告情況,一邊琢磨怎樣才能揭開車廂夾層的神秘面紗。最後,兩人商定,用手電鑽在車廂前端已探明的夾層部位打眼進入,徹底查清夾層里藏匿的物品。
  兩人仰躺在車底,手持電鑽向車廂底部的鐵板鑽去。這一下足足鑽了15分鐘,隨著“噗次”一聲,堅硬的兩層鐵板終於被打穿。肖建學和甫拉提慢慢拔出鑽頭,只見鑽頭絲槽里沾滿了乳白色粉末,鑽孔里瞬間散髮出一股濃濃的醋酸味。
  “海洛因!”兩人不約而同地喊了起來。
  監控跟蹤
  肖建學和甫拉提立即用毒品快速檢測試劑對提取的白色粉末進行檢測,檢測結果顯示,從夾層暗閣里提取的白色粉末為高純度海洛因。通過對夾層暗格體積的初步估算,夾藏的海洛因至少有兩三百公斤。
  根據上級安排,紅其拉甫海關和喀什海關緝私分局迅速成立專案組,明確分工,制定監控抓捕方案。
  8月3日15時許,嫌疑貨車的司機和接貨人在肖建學等人的“關照”下,很快辦完了通關手續。兩名犯罪嫌疑人如釋重負地將藏毒貨車開出海關集中查驗貨場。按照分工,肖建學、甫拉提等人隨即駕車跟了上去。
  貨車駛出貨場不到10分鐘,突然轉彎開進路邊一家汽車修理廠。跟在後面車裡的肖建學等人緊張地註視著藏毒貨車的動向。不一會兒,藏毒貨車又駛進了另一家修理廠,只見兩名嫌疑人找來修理工用手比划著,在設有夾層的廂體一側來回走動,似乎像要對廂體夾層進行切割。15分鐘後,藏毒貨車又離開了修理廠,駛進了不遠處的加油站。事後得知,這輛貨車在改裝廂體時,新焊接的側廂板蓋住了油箱的加油口,無法加油,這才開到修理廠進行切割。
  一番折騰後,嫌疑貨車駛出紅其拉甫口岸所在的縣城,向著300公裡外的喀什市疾駛而去。
  收網緝毒
  8月4日凌晨1時左右,嫌疑貨車駛入喀什市郊的一個停車場。半小時後,兩名嫌疑人搭乘出租車前往市內某賓館。
  經過近兩天的監控、跟蹤和蹲守,專案組分析這批毒品在喀什落地交易的可能性不大,如果在前往吐爾尕特口岸的途中依然沒有“動靜”,那就必須在涉案嫌疑人和車輛出境前實施收網行動。
  事態發展果然不出所料。8月5日9時許,兩名嫌疑人急匆匆趕到停車場發動車輛。幾分鐘後,一輛沒有牌照的白色小轎車駛進停車場,車上下來3名青年男子。兩夥人相互打過招呼,便各自乘車一前一後駛出了停車場,開上了通往吐爾尕特口岸的公路。突然出現的3個不明身份的人,是他們的同伙?還是要在途中“接貨”?專案組決定,藏毒貨車若在途中“卸貨”,則就地實施抓捕;如從口岸出境,則在出境卡口處收網。
  8月5日10時50分,藏毒貨車駛進吐爾尕特口岸5號海關監管庫,等候辦理海關出境手續。那輛沒牌照的白色小轎車則開到了出境卡口的一側停了下來。13時左右,藏有毒品的貨車隨著進出境通道的車流緩緩抵達出境卡口,眼看就要與等候在卡口處白色小轎車會合了。此時,緝私警突然出現在貨車和小轎車周圍。
  8月5日18時許,藏毒貨車被開進吐爾尕特口岸某監管貨場內。當緝私警撬開車廂內壁的鐵板和一塊塊焊接在夾層格擋上的鐵皮後,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只見高2.7米、寬2.3米的車廂內前端,整體被改裝成40釐米厚的夾層,夾層內從上到下共有12個暗格,每個暗格內塞滿了一包包用黃色膠帶纏裹的毒品海洛因。經過清點,從車體前端夾層內共查獲毒品海洛因115包,重量為590.96公斤。
  製圖/李曉軍
  (原標題:590公斤海洛因藏身貨車)
創作者介紹

劇場

ti73tiour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